【评论】何为世界一流大学和大学精神?

  对于世界一流大学来说,强大的师资力量、充分的物质条件和硬件设施固然是十分必要的,但更重要的是鲜明而富有特色的大学精神支撑。那么,究竟什么是“大学精神”?这也是众说纷纭的,王义遒教授说,“‘谷歌’上的解释就有83万条。”笔者感到“大学精神”有其共性的一面,也有其个性的一面,它可能因不同学校而各具特色,也会与时俱进,因时代、历史条件的发展而有所变化。

  近现代意义的“大学”,最早出现于西欧,英语名称“University”,是“uni”与“verse”二词的组合。王义遒教授指出,“uni”是一、合一的意思,“verse”是诗节的意思,转义也有变化、多样的意思。所以“大学”一词的本义,就是把多种多样的东西统一在一起,让大家来共同学习、研究。这里就有包容、自由的学习、研究的含义。蔡元培倡导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办学方针,充分体现了“大学之所以为大”。

  王义遒教授多次引用德国哲学家康德的话:“教育使人成为人”。并且说明前者是未受过教育的自然的人,后者是受过教育的社会的人,或曰“大写”的人。又引证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的话:“只有受过恰当教育之后,人才能成为一个人。”可见教育的基本宗旨和使命就是“育人”。所谓“人才”,也是先成人,再成才。夸美纽斯还把人与动物的区别归纳为三点:知识、道德、虔诚的信仰或虔敬。王义遒教授认为这里的“虔敬”可看成对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的信仰和操守。这正是蔡元培所说塑造“健全(完善)人格”所必不可少的。蔡元培曾主张的德育、美育、世界观教育,与智育、体育相融合,正是为了实现这种教育的宗旨。大学的这种育人精神,是时刻不容忽视的。

  大学既是教育机构又是文化机构。关于文化的定义很多,王义遒教授喜欢《周易》中的说法:“文明以至,人文也。观乎天文,以察时变;观乎人文,以化成天下。”他从这里抽出“人文化成”四个字来解释“文化”。“文化”就是以人文化成天下,亦即中国传统观念所说的“教化”,即“人化”。大学的文化、学术水平,大学的人文精神,是衡量一个国家或者民族是否强盛的标尺。大学是文化的传承、传播者,又是文化的扩增、创新者。王义遒教授由此指出:大学最本质的文化特征,是“保守与改造的统一,继承与创新的统一”。北大中文系提倡的“守正创新”,正体现了这种大学文化的线.从中西文化传统的视角看

  与西方文化着重个人、个体不同,中国传统文化着重群体与整体。中国知识分子还特别具有“以天下为己任”“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担当精神和人文情怀”。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以来,又从西方引进并举起了“科学”与“民主”的旗帜,成为现代大学的主导思潮。

  以上大致是王义遒教授谈论较多的大学精神的共同方面。这种大学文化精神的共同性特征,他概括出两点:一是深沉性,因为它是一种理性的内在精神;二是包容性,因为它又是一种自由的科学精神。总之,大学精神应当是科学精神与人文精神的融合。

  同时,王义遒教授又指出,“大学精神是因校而异的”,一个大学应该有“自己的精神”“这个精神应该能够反映这个大学的使命、宗旨和办学理念,以及它的基本追求和目标。”[10]而且,大学精神又是与时俱进的。例如:1952年全国高等学校院系调整后,清华大学成为一所多科性工业大学,重点为国家培养工程技术人才,被誉为“红色工程师的摇篮”,也确为国家培养、输送了不少优秀的工程师。但曾几何时,她又恢复成一所学科较为齐全的综合性大学,她的校训便确定为“自强不息,厚德载物”。这也是清华人对他们追求目标形成的共识。

  那么,究竟什么是“北大精神”呢?这显然有不同观点和各种说法。2008年,纪念北大建校110周年时,出版了《北大之精神》(赵为民主编)一书,书中不同作者对北大精神、风格的表述或描述,就不下二十来种。早在20世纪20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任北大校长的马寅初,便曾发表《北大之精神》的演说,他将北大精神表述为“牺牲精神”,他说:“牺牲个人而尽力于公,此北大之使命,亦即吾人之使命也。”在20世纪50年代末,当他的《新人口论》受到无理围剿时,他毫无顾忌地实践了这种精神。在北大任校长时间最长的蒋梦麟则在1923年把“北大之精神”表达为“大度包容的精神”和“思想自由的精神”。这与蔡元培在1918年所述北大实施“思想自由之通则”和“兼容并收之主义”是完全一致的。

  北大建校至今,没有形成为广大师生首肯或公认的校歌和校训。1998年,北大百年校庆之前,有关领导曾组织队伍,或酝酿、讨论,或作词、谱曲,以至排练、演唱,却并未成功,往后便鲜有知其不可而为之者。北大历史照样前行,师生并不介意此事。在王义遒教授看来,这种“不从众”或“特立独行”的风貌,也许正是北大特色,或特色之一。

  王义遒教授试图“从北大的使命、职能中寻找反映核心价值观的灵魂”和“从北大的奋斗历程和历史影响中探索北大的特色”。由此他认为,北大人应当把“为国”“爱国”与“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精神相结合,为建立和谐世界而尽力。还要“警惕不能把‘为国’与‘爱国’当做某些特殊人群和利益集团服务的借口。在这方面,‘正义’应该成为是非判断的至高无上的价值信念,而科学‘只问是非,不计利害’的态度,应该成为当下中国人行为的准绳。这样,人文与科学就在新的高度上紧密地结合起来了。”[11]而为了实现这种结合,为了追求真理,进行原始创新,为祖国富强和人类文明作贡献,那么,陈寅恪先生倡导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特别是早已在北大深入人心的蔡元培倡导的“思想自由,兼容并包”的方针,应该成为具有特色的北大精神。

  当前,关于北大传统或北大精神的思考与讨论,最基本的说法是两种:一种是“爱国、进步、民主、科学”(或“民主、改革、科学、进步”);另一种是“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笔者认为,前一种说法,面面俱到、四平八稳,但却失去了北大的鲜明特色,没有把握北大传统的要领。笔者主张区分基本传统与其他传统。北大有没有爱国、进步、民主、科学、改革之类的传统?当然有。但北大之所以成为北大,北大之所以能作出重大的历史贡献,主要就在于以蔡元培为代表的一群社会精英,在北大坚决贯彻了“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学术方针。她开创了一条学术繁荣、人才涌现的康庄大道。这是北大兴衰成败的关键所在。笔者历来认为,这就是北大的基本传统,这就是北大人历来传承的学术文化上的鲜明气象、特殊风格。从“研究高深学问的机构”“文化机构”的视角来看,北大的基本传统与基本精神是一致的。(作者:张翼星,单位:北京大学哲学系)

  顺德职业技术学院教师荣获2017年广东省高校学生工作“先进个人”、“优秀团队”称号

  江苏农林职业技术学院位列2018年全国普通高校(高职)竞赛排行江苏省第一位

  笃学笃行 致真致远湛江幼儿师范专科学校校训

  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大连理工大学2018年度“华罗庚奖学金”颁奖仪式圆满举行

  情满山科 放飞梦想山东科技职业学院建校40周年庆祝大会隆重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