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女儿回忆陪父亲南巡经历

  《做改革开放的“带头羊”》,这是“皇甫平”1991年正月初一发表在上海《解放日报》头版的标题。它与随后发表的几篇评论一起,一扫当时国内舆论对改革开放欲言又止的沉闷气氛。

  时任上海《解放日报》党委书记的周瑞金,正是当年“皇甫平系列评论”的主要组织者。日前他在接受记者专访时透露,当年这组文章的基本精神正是脱胎于“1991年小平上海讲线年小平同志的上海之行,几乎是1992年小平南巡的一次预演。

  邓小平从1986年开始,每年都来上海过春节。1991年那次来上海过春节,小平跟前面几次不一样了,他频繁地走访工厂,参观企业,听取浦东开发区等各部门的情况汇报,一边走,一边看,发表了很多新的有关改革开放的讲话。这一系列讲话后来被编成一份专门的材料供上海市高层传阅。

  当时一位上海市领导有意叫周瑞金过去看这份材料,材料中的一句话触动了周瑞金:“改革开放还要讲,我们党还要讲几十年。光我一个人讲还不够,我们党要讲话,要讲几十年。”

  周瑞金在小年夜找齐三个人,经过集体讨论后就把第一篇文章写出来了,后来又连发了三篇。这些文章的基本调子没出1991年小平同志上海讲话,只是对某些内容作了补充。这组文章署名“皇甫平”,意思是“奉人民之命辅佐邓小平”。

  当时很多大报、大刊对文章进行了批评,当然也有不少人表示支持。当时,东欧剧变后,全国舆论的中心都是反和平演变,报纸上对改革开放讲得很少,改革开放进入了一个徘徊期,中国面临着一个非常危险的转折点,很多人写文章,要求分清楚改革是社会主义改革还是资本主义改革,他们真正的用意是反对经济改革的市场化方向,改革派与反对派的争论非常激烈。

  整整一年时间,小平冷静地观察和思考了这场交锋。1991年,他试探性地在上海小范围内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在对争论进行充分的观察思考后,1992年春他老人家出山了,明确指出中国的改革就是要搞市场经济,提出了“三个有利于”的标准,解决了“姓社姓资”的困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