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警卫小平南巡的日子(组图)

  南方网讯他们,被誉为“南巡第一哨”,伟人邓小平20年前第一次南巡、12年前第二次南巡的安全警卫工作都是由他们贴身担任的。他们是从数千武警战士中千挑万选出来的,为了保卫小平同志的安全,他们甚至当了集体婚礼的“逃兵”。近日,记者走进了当年小平同志南巡时担任警卫任务的武警深圳市支队,见到了当年曾经贴身保卫过邓小平,为邓小平站过岗的三名警卫人员,他们首次向媒体披露了邓小平两次南巡时的警卫细节

  这一张1992年邓小平与深圳武警警卫人员的合影,是迄今为止所发现的唯一一张邓小平与武警战士的合影。

  1月23日邓小平就要离开深圳去珠海,因此1月22日下午,上级通知战士们,小平同志将与武警战士合影留念。得到消息后,战友们沸腾了,大家把军容整了又整,马安祥这个平时最不爱照镜子的也在警容镜前照个不停。15点30分,小平同志在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陪同下来到战士们中间,在闪光灯的映照下,小平同志那神采奕奕的身影永远镌刻在战友们的心间。

  8月13日,经过反复的打听、联系,记者终于来到了武警深圳市支队驻地,见到了三名邓小平两次南巡期间保卫任务的武警战士。从第一次南巡的1984年至今已经过去20年了,这些当年还是“红领章”的小战士,已经成长为武警骨干,分别是武警深圳支队副支队长曹树安、政治部副主任徐超银、副参谋长马安祥。

  他们告诉记者,每一次邓小平南巡,他都是住在深圳市迎宾馆桂园别墅,而武警深圳支队派出的警卫人员,正是承担驻地保卫任务的最贴身一层武警人员。让记者分外惊喜的是,三人中竟就有两次南巡的第一哨!南巡两代第一哨也是首次重聚,共同追忆当年细节。

  现任武警深圳市支队副支队长曹树安,是该支队唯一一位参加过邓小平两次南巡期间保卫任务的武警人员。他告诉记者,小平南巡前几个月,警卫人员的选拔就已经秘密开始。一般来说,为了安全保密起见,武警战士执行警卫任务,都只是知道行动代号和警卫级别。1984年,挑选战士时,采用的是最高级别的保卫方案——“一级加强”,大家都暗想来的首长可不得了,都铆了劲想选上。

  当年的遴选可用“严苛”来形容。不但要思想觉悟高的,政治素养好,军事技能超卓,还要长相端正英俊,可谓千挑万选不为过。此外,当年还特别注重出身成分,家庭清白的才可以担负起警卫任务。

  曹树安说起了自己险些与邓小平擦肩而过的往事:原来,按惯例入选的警卫人员一般是贫下中农的后代,而只因多年前曹树安的祖母曾借了头牛给邻居耕地,而事后邻居答谢给了少许粮食予老人,曹家的成分便被定位为下中农,差点没被选上,幸亏当年的领导重新审查后才过了关。

  经过千挑万选,从各个中队被选上的警卫队员马上就进入准备状态,全部集中到深圳市政府武警中队进行培训,并按照他们的军事能力、反应能力等初步分岗。

  分岗是最让战士关注的一环,因为邓小平驻地内分岗哨起码数十个,最接近小平同志的大门哨成为战士梦想中的岗哨。而曹树安、马安祥幸运地选上了站“第一哨”——大门哨。这里被称为“形象哨”,因为代表着小平一踏足深圳,看到的武警战士形象,因此要求分外苛刻,要有内在美,即作战能力好,还要外在美,即长得英俊有型。

  第二次南巡的“第一哨”马安祥告诉记者,小平的女儿毛毛还让他失去了一次与小平握手的机会呢!原来,1992年南巡时,小平同志步入桂园后10分钟,就从屋中走出来散步。当他再次经过马安祥的哨位时,小平同志对着马安祥慈祥地微笑并点头致意,一股暖流顿时涌遍了马安祥的全身。这时,他真切地看到,小平同志的右手微微抬了起来,像要跟他握手。可惜,就在这时,小平女儿毛毛(邓楠)从屋子里赶了出来,不停叫小平,小平顿了一下,转过身去——手最终没能握上。但是,对于这宝贵的与小平亲近一刻,马安祥说,他已经感觉到这将是自己一生中最为幸福的时刻。

  上世纪90年代初,正是集体婚礼非常流行的时候,小平南巡深圳之行的最后一天,正好是武警深圳支队头一次举行集体婚礼的日子。许多担任小平警卫的武警战士,都是集体婚礼的主角——新郎。

  更让人捧腹的是,因为当天小平同意与值勤武警合影,本来当时不站哨的警卫人员纷纷回去参加同事们的集体婚礼了,但是,当他们获悉可以与邓小平合照时,这些武警战士们又纷纷“逃离”酒席,奔向驻地!

  现任武警深圳支队副参谋长的马安祥绘声绘色地向记者讲述当年生日时为小平同志作警卫的宝贵经历。

  “那一天是我终身难忘的日子,1992年1月19日正好也是我25岁的生日,能在为小平同志担任警卫任务的哨位上过生日,是我一生的荣耀。”现任该支队副参谋长马安祥深情回忆起12年前生日时为邓小平担任警卫任务时的情景。

  时隔12年,马安祥仍然记得第一次见到邓小平时的每个细节。他说,邓小平当时身穿深灰色的夹克,着黑色西裤,身体硬朗,双目炯炯有神,迈着矫健的步伐朝他走来。两分,一分……五秒,一秒,当邓小平步行到正对他的哨位时,马安祥立正,“啪”地敬了一个军礼。后来支队新闻干事在描述马安祥的这个军礼时说:当时马安祥是代表特区武警向党的第二代领导核心、向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致以了特区武警的第一个标准军礼。

  另一个在保卫小平的岗哨上过生日的是徐超银,时年28岁的他已经是干部了,他的工作是在驻地巡视,有四五次,他就在小平同志活动时近身护卫。他回忆起小平时,记起他在女儿邓楠的扶持下缓步而行,面相分外慈祥,年已88岁的小平手上已经皱纹满布,但精锐的目光、坚毅的神色,依然一派睿智。

  徐超银说,当时一想到就是这位老人,让中国人民奔向致富之路时,他就忍不住感动得泪眼朦胧。

  作为第一哨,最重要的任务之一就是检查人员与车辆的进出,防止有未经允许的访客打扰小平的休息。有一天,有位未佩戴出入证件的省军区副司令员要强行进入别墅找邓小平,被曹树安在门口挡住了。因为在邓小平南巡期间的所有工作人员都需佩戴一种南巡的特殊标志,对警卫员来说,为了保障安全,不得不只认证不认人。

  尽管这位副司令非常生气地掏出自己的红本工作证,并狠狠地骂了挡路的曹树安,曹树安并未放弃原则,礼貌但坚持阻拦副司令员的强行闯入。双方在门口僵持了好久,曹树安被骂哭了,甚至被副司令员逼到了墙边。此时惊动了当时保卫科的科长陈养,陈养致电邓小平的秘书,秘书详细了解情况后,马上作出了处理。

  曹树安说,他参与了两次南巡的警卫工作,1997年正准备投入第三次南巡的警卫里,不料却传来了小平逝世的噩耗!在追悼会上,由于找遍了全深圳都没买上黑纱和白花,大家的心情都非常沉重。痛悲之际,曹树安灵机一动,叫战士取来洁白的纸巾,放在拳上一钻一拉,自制出朵朵小白花。就这样,南巡哨兵们自制小白花,送别伟人邓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