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一干部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 忏悔录曝光

  原标题:湖南一干部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忏悔录曝光忏悔人:邓孟军职务:湖南安化经济开发区(原安化县经济开发区)原工委委员、副主任主要案情:2016年至2018年,邓孟军在担任湖南安化经济开发区原工委委

  2016年至2018年,邓孟军在担任湖南安化经济开发区原工委委员、副主任期间,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廉洁纪律和工作纪律,收受他人高档烟酒和财物,共计价值数万元;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十余万元;向安化县经开区原党工委书记陆继儒(已另案处理)及上级部门、县直单位等相关人员赠送礼品礼金、香烟及土特产,共计价值十余万元;违规帮助陆继儒从管理对象处解决个人开支数万元;违规开展委托代建、违规验收,造成国家经济损失数百万元;滥用职权,违反法律法规,不经招投标进行政府采购,造成国家经济损失数百万元。2018年11月,邓孟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2019年4月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因涉嫌受贿罪、滥用职权罪,被移送司法机关。

  “在平时工作之余,我有与管理服务对象打牌的现象,而且在打牌的时候,输的次数多。管理服务对象看我手气不好,主动送了5万元给我,我当时不要,他就讲先借给我,等赢回来后再还给他。听他这样讲,我就收了。之后手气一直不好,也就没还了。”

  邓孟军在“八小时之外”流连于牌桌之上,屡次与管理服务对象打牌赌博,不仅折射出他精神文化生活匮乏,沉迷低级趣味,也反映出他与管理服务对象之间“亲”而不“清”的关系。他面对管理服务对象以借掩贿、主动送钱的行为,欲拒还迎、借而不还,看似身不由己,实则是心中无戒。从与管理服务对象建立“私交”、牌友关系的那天起,他就已经突破了思想防线、逾越了规矩红线,最后从受贿走向索贿、滥用职权,从违纪走向违法,难以收手。

  “2018年8、9月份,我几次找到管理服务对象,要他把送我的劳力士手表和5万块钱拿回去,因为当时纪委对他的项目以及经开区的问题一直没做结论,我怕把自己扯进去。但他讲即使纪委来查也不会把我供出去,我就听信了他,不再坚持,心里打算以后再处理,就是没想到纪委行动这么迅速。”

  邓孟军向管理服务对象退还手表和现金,并非真心悔过,而是怕被“拔出萝卜带出泥”。他寄希望于对方“不会供出去”的保证,想当然地认为不会追究到自己身上,只要不被发现就可以瞒天过海。被留置后,感叹“纪委行动这么快”,他的侥幸心理和不知悔改的心态一览无余。殊不知,高压反腐之下,只要存在违纪事实,即使隐藏的再深,终究会被调查清楚,受到党纪国法的惩处。

  “为帮领导减少一些经济压力,也为了所谓的兄弟感情,我向陆继儒提议从管理服务对象的工程款中套取5万元出来。我当时把这个钱当作公司或个人的赞助,全然没有想这是索贿。要钱之时,承诺在G536工程结算时多结算出5万元来进行偿还,没有意识到这是侵占国有资产,也没有意识到我在行贿,如果不是纪委监委同志指出来,还不知道有这样大的罪过。”

  邓孟军打着“兄弟感情”的幌子,挖空心思巴结、讨好领导,把成长进步寄托在攀附钻营上,将正常的党内同志关系,异化成贪腐的利益共同体。邓孟军与陆继儒,都将手中的权力看作是敛财的工具,将管理服务的项目和对象看作是任由支取的“钱库”,织起一张从上到下的腐败关系网,进行利益输送。结果是,工程质量得不到保障、国有资产被侵吞、营商环境被污染,两人也双双被查处。

  心无戒、必妄为,邓孟军与党内同志、管理服务对象之间“亲”“清”不分,守不住红线、底线,挡不住围猎,输掉的不仅是金钱、前途,还有组织和群众的信任。该案警示广大党员干部,要时刻绷紧纪律规矩之弦,认清“不清爽交往”背后的权钱交易陷阱,谨慎用好手中权力,知戒守戒,切莫在所谓的情谊中迷失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