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水强的忏悔录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是何许人也?他的身世、他的为人,以及他是如何完成资本的原始积累,如何走上走私犯罪道路,如何挖空心思,拉拢腐蚀手握重权的高官要员的,他的大哥赖水强,应是最有发言权的。赖水强归案后,在办案人员的反复教育启发下,他痛定思痛,在狱中亲笔写了不少忏悔文字。 经查,自1996年3月到案发,丛福奎先后索要、收受6名私营企业主和港商的钱物折合人民币1700余万元。2001年5月,中央纪委、监察部决定并报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给予丛福奎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其中有一篇叫《小传》,记叙较为详细,其中关于的家史部分应是基本可信的。出生于1958年9月。晋江市青阳镇烧厝村人。父亲叫赖永等,母亲叫王注治。土改时家庭成分定为贫农。在讲“阶级斗争”的年代,这是个响当当的成分,可以享有许多好处。入党、参军、升学、提干,凭这个名分可优先入选。简言之,用当地老百姓最通俗的语言叫着:“好成分”。赖永等确实是个本分人。邻里乡亲异口同声说:赖永等为人善良,乐于助人,邻里关系融洽,口碑甚好。有这么多优点加上好成分,自然会被上级领导器重。于是培养他入党,让他当村干,便是顺理成章的事。赖永等当过烧厝村村长,往上再提,当上支部书记。在农村,是最大的官了。他是个称职的村干部,任内做了不少好事,诸如兴修水利,开山造林种水果,改造烧厝村面貌,等等。村里群众特别怀念他的是,三年困难时期,他和群众一起,开荒种菜,发展副业。这在当时是要冒很大风险的,弄不好很可能被扣上一顶“右倾”帽子。那几年,村里没有饿死一人,总算平安度过饥荒岁月。他因此多次被评为模范员。赖永等是在1988年去世的。去世前还担任村老人会主任。青阳镇政府为他举行隆重的追悼会,千余人为他送葬。赖永等生下四男四女。排行第三。大哥赖水强,二哥赖昌标,小弟赖昌图。大姐赖莲治,在赖家八个姐弟中属老大,1975年随夫定居香港。三姐赖望治早年去世。二姐赖好治、四姐赖秋菊。赖家可谓人丁兴旺。这些兄弟姐妹,以及他们的子女,有不少后来成为远华公司的核心人物,背靠这棵大树发了大财,无不对他感恩戴德。殊不知,恰恰就是这个“大恩大德”的亲人,将整个赖氏家族带上了一条走私犯罪之路,对人民对国家犯下不可饶恕的罪恶,也断送了他们的幸福,毁了他们一生。对此,赖氏家族的人不知作何感想?下海淘金直到10岁才开始上学读书。比别人家的孩子迟了4年。其原因无非就是因为家里贫穷,供不起他的入学费用。他勉强上了三年学,还是因为穷,加上他对读书索然无趣,便辍学了。所以他的学历仅为“小学三年级”;文化程度为“初小文化”。履历表如此填写才符合实情。他老家晋阳一带,地少人多,单靠这二分地是很难过上好日子的。所以,祖祖辈辈都是漂洋过海出外打工,不少人逐渐地经商做起了生意,而且代代相传,由此便多了一份与生俱来的经商天分。这一点上,应该说尤为突出。书读不成,便在村里做些小买卖,如卖冰棒,卖水果,贩卖水产品,什么都干过。

  但是,身处极左年代,他的经商天分难以发挥。他觉得往外做工比做小买卖挣的钱多,便随大哥到晋江、南安一带驻军营房打工。干得最多的是挖水井。

  1979年,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八闽大地。晋江人最早活跃起来。村里办起农机厂。21岁的眼看这是好机会,立即弃农务工,进厂当工人。当锻工抡大锤,他有力气,一干三年。这期间,晋江各乡镇办厂、办企业之风骤起,小小工厂恰如雨后春笋。看着别人大把大把往口袋里捞钱,看得眼红,自然不甘寂寞,他召来众兄弟,提议合资办厂。大哥二哥和小弟都掂出了他的本事,也很信任他,同意了。于是,他领头办起一家纺机厂,生产纺织机台和汽车配件。随着生意日渐红火,继续招收了50多名工人,风风火火干开了。时在1983年底,25岁。初次淘金,就是在这时候。1986年,狡猾贪婪的本性逐渐暴露,他偷偷摸摸地印制黄色挂历和黄色录像带的封面出售,事情败露,被泉州市公安局通缉,他便跑到香港去避风。不久,见风声过去,又悄悄跑到石狮。这时,他开始寻找自己的保护伞。通过吃喝宴请,结识了从省公安厅到石狮市任公安局政委兼副局长的庄如顺,以及当地一些执法执纪机关的领导和工作人员,一来二去彼此称兄道弟,竟成为好朋友了。市场瞬息万变。的过人之处,还在于他无时不关注着市场,依照市场变化运作经营方向。他抓住商机,在1989年石狮改镇建市之时,和一位姓吴的朋友到石狮创办“蝶燕服装厂”。石狮号称“服装之都”,客商云集,生意兴隆。他的再次淘金就是在这时候。当初是想在石狮这块宝地上发展的。凭他的直觉,感到石狮是他发挥经商才能的理想天地。他在湖滨办事处的湖边村,购得一地盖了一幢楼房。准备在这里长久居家过日子。可从小就不是安分的人,很快就变卦了。随着生意的发展,他的目光又盯上了被称为东方明珠的香港。他改变主意,决定定居香港。在他心目中,只有香港才能提供他发展事业的空间,换句话说,才能发更大的财、捞更多的钱。户口迁到西北花钱迁居香港成了香港居民头一回踏上香港这片繁荣而又神奇的土地是在1986年。那时,他仅是烧厝村那家作坊式小厂的老板。他是以“探亲”为由,前往香港的。他的大姐赖莲治1975年已定居香港。香港之行,不但令他眼界大开,更使他贪婪的野心膨胀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他特别注意接近和结识在香港的晋江、石狮老乡。他们中有不少人已是腰缠万贯的阔佬,身份显赫,备受尊敬。看得心里痒痒,羡慕不已。心想,当初,这些人在家乡不也是默默无闻的“农哥”,怎么到香港几年就变成富得流油的巨贾?一打听,原来不少是靠“海上”起家的。靠走私当暴发户的念头,就在此时萌发了。要在香港定居谈何容易,他根本不具备起码的条件。那时,想去香港定居,必须经过严格的审批手续,只有直系亲属,即夫妻、父子或母子中的一方已在港定居,才有条件申请。没有这层关系,连申请资格都没有。后来,他通过某朋友结识了一位公安部门负责分管办出境证的“要人”。“要人”指点他,先将户口迁往西北某省。那是个贫困地区,很少人申请往香港定居,指标用不完。你给些钱搞个指标,不就出去了。大喜过望,依计而行。又是经那位“要人”帮忙,1991年2月迁好户口,两个月后就到了香港,摇身一变,成为香港居民。抵香港之初,他注册创办以房地产投资为主的香港美好企业有限公司,兼营进出口和成衣贸易。开始干得还不错,盈利也可观。但他念念不忘的仍是走私赚大钱,遂于1993年6月,在香港注册成立远华国际有限公司,为大规模走私做准备。700万元别墅和两三百万现金的感情投资红歌星与关系暧昧是在24岁那年结婚的。妻子曾明娜,小名“美好”,按当地习惯村里人称她“阿好”。曾明娜也是晋江人,小6岁。结婚那年还未满18周岁。因为女方未到政府法定婚龄,也就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这在当地农村是很普遍的。曾明娜算是事实上的“结发妻子”。婚后,他们生育两男一女。定居香港,曾明娜携儿带女到香港相夫教子,倒也融洽。她跟一样,文化程度虽然不高,生意场上却精明能干,独当一面,成为的得力帮手。在远华集团大规模走私犯罪活动中,她亲自掌握财权,呼风唤雨,不可一世。眼下,她随夫逃亡加拿大,是我公安机关通缉的要犯。